当前位置: 隆化新闻网 > 财经 > 哪个口岸离亚博近_全球最赚钱的公司要上市了

哪个口岸离亚博近_全球最赚钱的公司要上市了

2020-01-10 08:23:53
[摘要]10月30日,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沙特阿美今年1-9月份盈利680亿美元,巩固其作为全球最赚钱公司的地位。这家沙特公司2019年早些时候首次披露其财务业绩,称2018年全年净利润1110亿美元,跃居全球盈利最多的公司排名之首。然而,40年来,沙特阿美的财务状况一直是全球商界最大的秘密之一,只有极少数公司高管、政府官员和王室成员知道。

哪个口岸离亚博近_全球最赚钱的公司要上市了

哪个口岸离亚博近,撰文:javier blas、will kennedy 编辑:马杰、冀敏璇

整理:商周君

全球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可能即将开始。

在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首次提出这个想法的三年多之后,石油巨头沙特阿美11月3日宣布将在利雅得当地证券交易所上市,目前沙特资本市场管理局(capital market authority)已经正式批准了公司的ipo申请。根据沙特阿美公司拟上市的公告,公司将在募集期末确定出售的股份的数量和百分比,交易可能在12月开始。

据参与沙特阿美ipo的部分银行11月3日向潜在投资者发送的一份研究报告,该公司估值可能仅有1.5万亿美元甚至更低,远低于沙特设定的目标。据看过这项研究的几位投资者表示,报告暗示这些银行很难确定这家公司的估值到底有多少。有些投行给出的估值范围很广,比如美国银行给出的估值范围上下限差异甚至高达1万亿美元。

这份在ipo前发出的研究报告意在激发投资者对股票发行的兴趣,其表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这三年里一直公开期望的2万亿美元的估值目标可能不好实现。

10月29日,据报道,沙特国有石油巨头沙特阿美的股票将于12月11日在沙特证券交易所开始交易。报道并未透露其消息来源。al arabiya报道,沙特资本市场管理局将在周日宣布启动首次公开募股程序。这家沙特广播公司表示,股票认购将于12月4日开始。沙特阿美“不对传言或猜测发表评论”,该公司的媒体办公室在通过电子邮件回复对ipo时间的置评请求时说。“公司继续与股东就ipo准备活动进行接触。公司已经做好准备,时机将取决于市场状况,并将由股东做出选择。”

10月30日,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沙特阿美今年1-9月份盈利680亿美元,巩固其作为全球最赚钱公司的地位。知情人士称,这家沙特国有石油生产商向参与其拟议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的金融分析师披露了该未经审计的净利润数据。因为该信息未公开,知情人士要求匿名。沙特阿美尚未公布2018年同期的可比数据。沙特阿美媒体办公室不予置评。

这家沙特公司2019年早些时候首次披露其财务业绩,称2018年全年净利润1110亿美元,跃居全球盈利最多的公司排名之首。沙特阿美仅9个月的净利润就超过了最赚钱的上市公司苹果公司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并且超过规模最大的上市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的年度盈利。

解密地球上最赚钱的公司——沙特阿美

它是全球经济的基石,它每天生产和销售1000万桶石油。然而,40年来,沙特阿美的财务状况一直是全球商界最大的秘密之一,只有极少数公司高管、政府官员和王室成员知道。

现在,关于这家国有石油巨头的首批财务数据让人们知道,该公司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338亿美元,轻松超过苹果、摩根大通和埃克森美孚之类的美国企业巨头。

彭博新闻社看到的数字为投资者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广泛的数据,用于评估金融市场数十年一遇的重大交易的可能价值:沙特阿美拟议的首次公开发行。而且,由于沙特阿美贡献了沙特阿拉伯的大部分财政收入,这些会计报表还为主权债投资者解读沙特王国的财务状况提供了一个独特视角。

记者就这些数字寻求置评,沙特阿美在回复的声明中表示:“这是不准确的,沙特阿美不对有关其财务业绩和财政制度的传言发表评论。”

数据中最引人注目的事实是:该公司几乎完全没有债务,而且生产成本大大低于行业标准。

但沙特阿拉伯依靠该公司来支付社会开支和军费,维持数千王子的奢华生活,给沙特阿美的现金流造成了沉重负担。随着石油价格上涨,阿美公司的税单也急剧上升。加上资本支出的增加,可能会限制发行股票之后的派息规模。

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编制的会计报表也显示了阿美石油对油价的敏感性。在2016年上半年,原油均价为41美元,该公司净利润为72亿美元。2018年,随着近期油价突破每桶70美元,其利润可能会大大高于2017年。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后石油时代的沙特王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沙特阿美的ipo是其中重要一环。他曾表示,该公司价值2万亿美元。照此计算,如果沙特阿美发售5%的股份,则会融资创纪录的1000亿美元。这将远远高于阿里巴巴2014年创纪录的250亿美元。

一些石油行业高管、顾问和分析师,包括sanford c. bernstein & co.和rystad energy as,都对2万亿美元提出了质疑,认为1万亿至1.5万亿美元可能更加现实。

投资者仍然不知道该公司何时甚至是否会发行股票,直到今天他们还没有关于该公司财务状况的信息。此次ipo包括在纽约、伦敦或香港的国际上市,最初计划是2018年进行,但现在可能推迟到2019年。

投资者用来衡量公司价值的两个关键指标分别是现金流和派息。

彭博根据获得的数据计算发现,沙特阿美2017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调整后现金流为521亿美元,当时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接近每桶53美元。同一时期,壳牌的经营现金流接近210亿美元,尽管该公司的油气产量只有沙特阿美的四分之一。

彭博新闻社调整了沙特阿美的经营现金流,加入了沙特政府欠该公司的214亿美元。财务细节表示,沙特阿美和沙特政府在2017年中进行了和解谈判,该公司并不认为和解交易与欠款金额会有巨大差距。

虽然派息金额很高,但与其他行业的领军企业相比并不突出。沙特阿美2017年上半年向政府支付了130亿美元的现金派息。相比之下,埃克森美孚向股东支付了64亿美元,壳牌为78亿美元,尽管这两家公司的油气总产量还不如沙特阿美。

有限现金流创造的原因在于税收:沙特阿美的所得税率为50%,此外还有其他税费。

谁还翘首以待沙特阿美ipo

就是沙特阿拉伯锐意改革的年轻王储告诉全世界他有意言商的那一刻。2016年初,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表示,他计划发行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的股票。这家产油量占全球10%,并为沙特政府提供资金的巨型能源公司简直就是王国皇冠上的明珠。原计划于2018年进行的阿美首次公开募股(ipo)会是秒杀其他一切庞大上市案的巨无霸:它不仅能为一只新设立的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融资超过1000亿美元,缔造出全球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还会向华尔街精英银行输送数亿美元的资费。mbs——现年32岁的王储也常被人冠以简称——表示,阿美的价值至少有2万亿美元,即苹果公司(apple inc.)当前市值的两倍有余,甚至可能高达2.5万亿美元。

两年之后,情况看起来却大相径庭。估值上的冒进,时间表上的好大喜功,以及全球投资者的冷漠以待——如果不是嘲笑的话,加在一起迫使沙特政府将招股计划推迟到至少2019年。而且许多观察员,包括阿美公司高管层成员在内,都怀疑此项ipo还能否发生。阿美已成为僵尸ipo。

再加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位美国总统虽说也表示他对阿美在纽约上市的想法感到兴奋,但保持油价有所控制似乎更重要得多。鉴于共和党人11月将面临艰难的中期选举,特朗普已向沙特阿拉伯施加压力,要求增加石油产量。而原油价格走低则意味着阿美石油公司的估值下降。

于mbs而言,对内推进满载社会及经济改革的议程、对外展开更强势外交政策让他焦头烂额,阿美ipo的重要性也已经逐渐消退。他或许也不再像自己刚启动改革国家使命时那样需要这笔钱。沙特当局2018年已就一项有争议的反腐败调查达成了追讨超过1000亿美元资金的协议,追讨额度与阿美ipo所应该带给政府的进项相同。这项反腐调查已使沙特王国的多位重量级显贵遭到监禁,监禁地点位于首都利雅得(riyadh)的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

高层政府官员已然开始降低对阿美ipo的预期。“时机对于沙特阿拉伯政府来说并不重要,”沙特能源、工业与矿产资源大臣哈立德.阿尔-法利赫(khalid al-falih)在6月的一次行业会议上说。虽然“我们能在2019年做到这一点的话会很好,”法利赫表示,“但比起仅仅打个勾说‘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来,还有更多利害攸关的事。”阿美公司对本刊就此报道寻求置评的要求未予回应。

将ipo推迟到2019年以后,或甚至搁置它,对mbs改造沙特阿拉伯的计划而言将是一场挫败,也会使沙特面对该国并非真心寻求重振经济的说法。但对于欧洲和美国的环保主义者来说,这也是胜利,他们认为国际投资者应该开始放弃石油,为转向电动运输系统做准备。

阿美是家与众不同的公司,其利润轻松超越从苹果到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的全球任何一家企业。它每个月产出的数十亿美元支撑着沙特阿拉伯王国持续了数十年的社会契约:政府以慷慨的福利,换取在伊斯兰教发源地维持稳定的政治忠诚度。石油美元也资助着数以百计的王子们享受奢侈生活方式。

数十年来,外交官们都开玩笑说,沙特阿拉伯是唯一一个在联合国拥有席位的家族企业。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企业,阿美对全球经济增长和国际安全而言举足轻重。根据解密的英国情报材料,在20世纪70年代的阿拉伯石油禁运期间,美国一度甚至考虑用武力夺取阿美油田的可能性。

该公司再次遭遇地缘政治逆风。利雅得需要更高的油价来为其国家预算提供资金,并使阿美石油的估值接近mbs乐见的2万亿美元目标。但这与特朗普及其他客户的意愿相冲。特朗普是沙特阿拉伯最重要的盟友,而阿美的客户中尤其包括了分别为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的中国和印度。2018年4月20日,身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在推特上修理沙特欲推油价上涨的企图。“看起来欧佩克(opec)又在动作了,”特朗普发推文说。“油价人为地非常高!”自那之后,特朗普又发布了更多有关石油、沙特阿拉伯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推文。他在其中一篇推文中表示,自己已说服沙特国王萨勒曼(salman)提高产量,以降低原油价格。

问题不仅仅是华盛顿、北京和新德里,过去两年一直支持沙特遏制石油产量以推高石油价格的莫斯科也已对减产叫停。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2018年5月底表示,油价要是每桶60美元,而不是沙特想要的80美元以上,莫斯科会更开心。

沙特人识相地照办了。6月下旬,他们宣布opec及其盟国将增产最多每天100万桶,增量大约相当于全球需求的1%。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st.petersburg international economic forum)上,阿尔-法利赫承诺将“尽一切可能保持市场平衡”。

突然间,利雅得无法推动油价朝实现阿美公司所欲估值的方向走高了。“这是近几个月来的一个关键变化,”瑞士石油矩阵咨询公司(petromatrix gmbh)董事总经理奥利维耶·雅各布(olivier jakob)说。“我们回到了沙特阿拉伯必须回应美国限制油价要求的日子。”

阿美ipo流程起始于2016年1月,当时mbs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表示,利雅得正考虑发行阿美的股票。沙特在1976年从美国人手里购回后者所持有的阿美股份时,已将该公司国有化。“就个人而言,我对这一步充满热情,”mbs说。“我认为这符合沙特市场的利益,符合阿美公司的利益。”据对情况有直接了解的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对于这一消息,没有谁比阿美公司自身更感到意外了,当时公司的高层并未预期消息发布。这些消息人士要求匿名,以免损害他们与沙特的关系。

好几个月里,沙特官员一次又一次地表示,阿美ipo正“如期、按时”地推进,目标在2018年下半年于本地的沙特证券交易所(tawadul)以及一个很可能是纽约或伦敦的外国证交所挂牌交易。2017年底,沙特官员给境外上市选项泼了冷水,拿出胃口小得多的只在利雅得上市的计划。

然后,到2018年早些时候这个计划显然已被推迟时,官员们变换了说辞,称ipo“最有可能”发生在2019年。现在这一说法被再次弱化。沙特人坚称ipo只是推迟,而未被取消。然而充足的迹象表明,这笔ipo还没影呢。

在阿美公司内部,负责该项目的主要高管已离职或换岗。在阿美供职超过30年的前首席财务官阿卜杜拉·本·易卜拉欣·阿尔-萨阿丹(abdullah bin ibrahim al-saadan)是负责ipo日常工作的最高主管,已于6月离开阿美,出任朱拜勒和延布皇家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for jubail and yanbu)董事长。公司尚未宣布替代阿尔-萨阿丹的永久人选,另一位高管正代理cfo一职。ipo项目上的另一位重要高管穆塔希姆.阿尔-马阿舒克(motassim al-maashouq)则已奉调承担新的职责。

华尔街也感受到了拖延。2018年1月,在迄今已完成大部分阿美ipo准备工作的几大投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汇丰银行(hsbc bank)、美驰集团(moelis)和evercore——范围外,阿美公司又邀请其他跨国银行提交方案,参与阿美ipo承销。近六个月过去了,包括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和花旗集团(citigroup)在内,希望赢得新业务的银行仍然在等待阿美的下文。“连个解释都没有,他们就不吭声了,”一位希望参与进来的银行家说。

主要问题是估值。据两位直接参与内部讨论的人士透露,mbs雄心勃勃且扬言不容商量的2万亿美元与大多数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更为现实的1万亿至1.5万亿美元之间,差距是不小的。市场眼里的阿美估值与沙特皇室寻求的价位之间差距之大,以至于最窄差距端金额也比美国两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chevron corp.)加在一起的总价值都高。阿尔-法利赫5月表示,阿美已做好了ipo的准备,只是投资者还没有。“我们准备好了,”他说。“我们只是在等待市场对这项ipo做好准备。”

彭博新闻社披露阿美40年前国有化以来的首组财务数据后,该公司的估值问题变得更加明显。泄露出来的文件包括迄今为止始终是秘密的该公司税务记录。数据显示,阿美是全球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2017年前6个月产生了高达338亿美元的税前净收入。该公司承担着高额税负,所赚取的大部分现金都作为石油矿区使用费,纳入了沙特政府预算。投资者何以确保沙特政府不会抬高阿美的税负,用以支付更多社会或军事开支呢?特别是在该国政府已经需要油价上升到每桶80美元左右的水平,才能实现收支平衡的情况下......

即使油价提高,也不会对阿美的估值产生应有的帮助,因为利雅得改革石油矿区使用费制度的结果已经意味着原油价格上涨时,政府会拿到更多进账。石油价格不超过每桶70美元时,石油公司需拿出收入的20%缴纳矿区使用费;油价每桶70至100美元时,税率40%;油价超过100美元时,则税率50%。沙特政府还扩大了矿区使用费的征收范畴:此前对原油出口征收,现在对原油生产也征收。

对潜在投资者来说,阿美的难题已超出了估值范围。他们还可能被原油定价机制中涉及的政治因素所吓倒。阿美的产量一直由政府定夺;它必须符合沙特是主要成员国的opec的决定。这就在符合政府利益和最大化满足投资者回报之间,造成了潜在冲突。

基金经理们还担心,随着各国政府为应对气候变化而加大力度减少化石燃料消费,油田的价值可能会缩水。比如电动汽车的普及将在未来20年内降低原油需求增速。5月,包括英国标准人寿安本集团(standard life aberdeen)、美国富达投资集团(fidelity investments)和英国法通保险公司(legal&general group)在内的投资者就警告石油公司重视全球变暖的风险。这些投资公司在一封公开信中写道:“作为拥有超过10.4万亿美元资产的长期投资者,”他们认为“需要针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态势已非常明确。”

沙特政府若决定迅速完成阿美ipo,还是有办法做到的。它可以削减阿美的税负,以为后者的估值充血,然后再着眼从分红中拿回这些钱。也可以进行可挽回颜面的私募,由政府出面向某中国企业出让部分阿美股权,但不对外公开实际筹资金额。沙特官员们还公开讨论过一种仅在该国股市上市的发行方案——实际上是给每个沙特公民分发少许股票。“我确信沙特阿美公司会以某种形式在某个证券市场上市,但目前尚不清楚会在哪个市场以及具体以哪种方式,”曾执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十多年的前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john browne)说。“我不愿意使用ipo这个词。”

mbs在2016年承诺的百年不遇上市案似乎还需要很长时间兑现。

上一篇:上城人物志 | 川发置地,抒写天府人居诗与序
下一篇:常青藤爸爸获得A轮5000万融资,打造儿童启蒙教育头部IP

© Copyright 2018-2019 proxypop.com 隆化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